您的位置:365bet在线投注官网 > 心理学 > 同桌你还好吗?

同桌你还好吗?

发布时间:2019-02-11 12:47编辑:心理学浏览(160)

      “五一”小长假,学校没有什么安排,我索性买了一张去天津的高铁票,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。天津很美,我的记忆更美。在高铁上看着陌生的风景,来不及用眼睛记录,我逐渐陷入了一段回忆。

      2007年,我上小学四年级。班里转学进来一个胖嘟嘟的男生,正写作业的我抬头,看到了一个衣服不是很整洁,书包不太干净,眼神总飘忽不定的男生。他的手指一直放在嘴边吮吸,甚至能看到他流出的口水。这让我莫名地产生了一种抗拒感,我并不喜欢眼前的这个新同学,不想让他坐在我身边,弄脏我的新裙子。

      但是带领新同学熟悉环境的任务还是落到了我头上。看着这个新同桌,我准备画“三八线”的手藏在身后不断颤抖,不知道该不该给他一个下马威。“我叫谢嘉轩。”这时,我的笔掉在了地上,我不知该说什么,便很没礼貌地回复了一句我的姓名,然后都不说话了。我记得他的声音很特别,是我喜欢的音调。后来,我忘记了画“三八线”,忘记了掉落到地上的那支我最喜欢的笔。

      他是北京人,跟着做生意的父亲来到乌鲁木齐上学,阴差阳错地被安排进我所在的学校和班级。大多数时间,他都和第一天见面时一样,穿着不整齐不干净的衣服坐在我旁边,不停地吮吸着大拇指,发出奇怪的声响。小学四年级的女孩子,正处在开始观察生活,注意行为仪态的年纪。而他显得那么邋遢,与我所期待的男生形象格格不入。

      几天过去,可能其他同学也注意到了这个奇怪的新生,不能理解他的穿着和行为。于是,嘲讽的话经常进入到我的耳朵,尽管我知道这些语句不是说我,我还是会感觉像被针扎了一般疼痛;我经常看到他默默擦去眼泪,但我没有站出来为他反驳哪怕一句。我能做的就是拍拍他的胳膊,以表示我的理解。

      最初不愿意和他说话,是因为他看起来总是呆傻,经常挠着头自言自语。我想当然地认为他愚笨,认为他迟钝:听写词语从来没有得过满分,阅读英语课文的单词从来没有准确过,剪纸课上他唱歌,而音乐课上,他在纸上剪了一个大窟窿。所有的表象都让我相信,他是一个不聪明的男孩,直到他的数学作业得了“优+”,全班的学生也只有他。对比我不忍直视的作业本,我开始留意我奇怪的同桌,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男孩?会不会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对他的误解?

      我不会的题,他总会主动帮我讲解,我看不见黑板上的字,他总会小声念给我听,我也开始告诉他整理衣服的方法,告诉他明天应带的课本和作业。后来,我们终于像正常同桌应该有的样子,一起写作业、一起讨论问题、一起抱怨今天怎么又在下雨。闲谈中我知道了,他离开从小生活的城市并不是自己的意愿,除了接受父母离异的事实,11岁的他别无选择。我也明白了,他曾和我一样,喜欢漂亮的衣服,喜欢书包上鲜艳的图案,喜欢放学回家扑进妈妈的怀里撒娇,讲述一天的所见所闻,再安详地睡去。直到后来,他跟着爸爸来到遥远的乌鲁木齐,曾经的一切都只能成为过去的回忆。但面对其他同学,他从来不愿意主动沟通,只是每天活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
      如果在第一天就画出了那条“三八线”,我可能就不会认真观察他的生活细节,也不会发现身边人隐藏的很深的学识。我会和其他人一样,没有了解真相时便嘲笑讥讽,给他原本就脆弱的心插上一刀。

      过了很久很久,夏天到了,带来了花香和绿叶,我们每天说话的次数越来越多,内容范围也越来越广。我似乎看到了首都北京的繁华,他看到了新疆的美丽富饶,然后又结识了我这个维吾尔族同学。我真希望日子过得慢一点,再慢一点,让我们的话题一直不要终结。但是,我与他的缘分可能注定短暂。可能又是他做生意的父亲的缘故吧,真可惜,不到一年,他离开了我们班级。当他背着书包,含着眼泪,像舍不得什么似的走出教室时,我都没能跟他好好道个别,现在想起那一刻,我认为自己太幼稚了。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有见过我的这位同桌。

      曾经因为真诚的交流,我和他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;同样,因为缺少良好的沟通,一部分同学失去了一个交到真心朋友的机会。那时的我们还小,不知道言语给人的伤害大过肉体上的痛苦。本无恶意的人,无意间做了一件追悔莫及的事。

      其实,没有经历过相同的痛苦,没有遭受过同样的磨难,我们永远无法真正理解一个人的内心独白。他所做的一切,和表现出来的给我们的感觉,很有可能是伪装或不得已的行为。在没有理解透彻时,我们又怎么能强迫别人做符合我们思维逻辑的事情?当看见眼泪时,是否就应该明白,对方承受的痛苦远比我们所认为的要多?是否就应该住手,而不是继续随波逐流?

      如今,我的耳边经常回响着他的一句话:“北京可好了,有机会我带你去看看,哦,对了,还有天津,离得也不远。”那是我喜欢的那种温和的声音。

      如今,我们都长大成人了,我有幸在北京上大学,又去了天津,我在这两个风格不同却美丽别具的城市,却没有机会再见到那个阳光下吮吸手指的少年。

    转载请注明来源:同桌你还好吗?